別云間

明代  ·  夏完淳

三年羈旅客,今日又南冠。 無限山河淚,誰言天地寬。 已知泉路近,欲別故鄉難。 毅魄歸來日,靈旗空際看。

《別云間》創作背景

順治三年,完淳與陳子龍、錢旃飲血為盟,共謀復明大業,上書魯王(朱以海),魯王遙授中書舍人,參謀太湖吳易軍事。順治四年(公元1647年)夏,作者因魯王遙授中書舍人之職而上表謝恩,為清廷發覺,遭到逮捕?!秳e云間》就是作者在被解送往南京前,臨別松江時所作。

《別云間》翻譯

三年羈旅客,今日又南冠。
三年為抗清兵輾轉飄零,今天兵敗被俘成為階下囚。
無限山河淚,誰言天地寬。
山河破碎,感傷的淚水流不斷,國土淪喪,誰還能說天地寬?
已知泉路近,欲別故鄉難。
已經知道生命即將走到盡頭,想到永別故鄉實在心犯難。
毅魄歸來日,靈旗空際看。
等到我魂魄歸來的那一天,定要在空中看后繼者的隊伍抵抗清軍。

《別云間》注釋

1
三年:作者自1645年(弘光元年/順治二年)起,參加抗清斗爭,出入于太湖及其周圍地區,至1647年(順治四年),共三年。
2
羈旅:寄居他鄉,生活飄泊不定。停留。
3
南冠:被囚禁的人。
4
泉路:黃泉路,死路。泉,黃泉,置人死后埋葬的地穴。
5
毅魄:堅強不屈的魂魄。
6
靈旗:又叫魂幡,古代招引亡魂的旗子。這里指后繼者的隊伍。

《別云間》賞析

詩作首聯敘事。其中“羈旅”一詞將詩人從父允彝、師陳子龍起兵抗清到身落敵手這三年輾轉飄零、艱苦卓絕的抗清斗爭生活作了高度簡潔的概括。詩人起筆自敘抗清斗爭經歷,似乎平靜出之,然細細咀嚼,自可讀出詩人激越翻滾的情感波瀾,自可讀出平靜的敘事之中深含著詩人滿腔辛酸與無限沉痛。

頷聯抒寫詩人按捺不住的滿腔悲憤。身落敵手被囚禁的結局,使詩人恢復壯志難酬,復國理想終成泡影,于是詩人悲憤了:“無限河山淚,誰言天地寬?”大明江山支離破碎,滿目瘡痍,衰頹破敗,面對這一切,詩人禁不住“立盡黃昏淚幾行”,流不盡“無限河山淚”。詩人一直冀盼明王朝東山再起,可最終時運不濟,命途多舛,恢復故土、重整河山的愛國宏愿一次次落空,他禁不住深深地失望與哀慟,忍不住向上蒼發出“誰言天地寬”的質問與詰責。

頸聯坦露對故鄉、親人的依戀不舍之情。無論怎樣失望、悲憤與哀慟,詩人終究對自己的人生結局非常清醒:“已知泉路近”。生命行將終結,詩人該會想些什么呢?“欲別故鄉難”,詩人緣何難別故鄉呢?原來,涌上他心頭的不僅有國恨,更兼有家仇。父起義兵敗,為國捐軀了。而自己是家中唯一的男孩,此次身落敵手,自是兇多吉少,難免一死,這樣,家運不幸,恐無后嗣。念及自己長年奔波在外,未能盡孝于母,致使嫡母“托跡于空門”,生母“寄生于別姓”,自己一家“生不得相依,死不得相問”,念及讓新婚妻子在家孤守兩年,自己未能盡為夫之責任與義務,妻子是否已有身孕尚不得而知。想起這一切的一切,詩人內心自然涌起對家人深深的愧疚與無限依戀。

尾聯盟恢復之志。盡管故鄉牽魂難別,但詩人終將恢復大志放在兒女私情之上,不以家運后嗣為念,最終表明心跡:“毅魄歸來日,靈旗空際看?!闭缭娙嗽凇丢z中上母書》中所表示的“二十年后,淳且與先文忠為北塞之舉矣”?!耙阎方钡脑娙颂谷蛔鞒觥耙闫菤w來日”的打算,抱定誓死不屈、堅決復明的決心,生前未能完成大業,死后也要親自看到后繼者率部起義,恢復大明江山。詩作以落地有聲的錚錚誓言作結,鮮明地昭示出詩人堅貞不屈的戰斗精神、盡忠報國的赤子情懷,給后繼者以深情的勉勵,給讀者樹立起一座國家與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不朽豐碑。

全詩思路流暢清晰,感情跌宕豪壯。起筆敘艱苦卓絕的飄零生涯,承筆發故土淪喪、山河破碎之悲憤慨嘆,轉筆抒眷念故土、懷戀親人之深情,結筆盟誓志恢復之決心。詩作格調慷慨豪壯,令人讀來蕩氣回腸,禁不住對這位富有強烈民族意識的少年英雄充滿深深的敬意。

《別云間》作者: 夏完淳

夏完淳
夏完淳(1631-1647),明末抗清人士,著名詩人。原名復,字存古,松江人。他十五歲追隨父親抗清,1647年被俘,死時16歲。
15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