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江仙·櫻桃落盡春歸去

南唐  ·  李煜

櫻桃落盡春歸去,蝶翻金粉雙飛。子規啼月小樓西,玉鉤羅幕,惆悵暮煙垂。

別巷寂寥人散后,望殘煙草低迷。爐香閑裊鳳凰兒,空持羅帶,回首恨依依。

《臨江仙·櫻桃落盡春歸去》創作背景

宋太祖趙匡胤開寶八年(975)十一月,圍城已達一年的宋軍發起了進攻,金陵城破,李煜投降,南唐滅亡。這一年,他三十九歲。次年春天,被押送的李煜到達宋都汴梁,從此過著囚徒的生活。這是他在汴梁城中的悼國傷亡之作,直抒胸懷,感情十分沉痛。

《臨江仙·櫻桃落盡春歸去》翻譯

櫻桃落盡春歸去,蝶翻金粉雙飛。子規啼月小樓西,玉鉤羅幕,惆悵暮煙垂。
櫻桃落盡,春天已經離去,只有那蝴蝶還翻飛著銀灰色的翅膀雙雙飛舞。子規在小樓西面夜夜泣血鳴啼,倚著樓窗的玉鉤羅幕了望,惆悵地看著幕煙低垂。
別巷寂寥人散后,望殘煙草低迷。爐香閑裊鳳凰兒,空持羅帶,回首恨依依。
人群漸漸散去,小巷一片冷冷清清,只見裊裊殘煙草色不清。爐里的香煙隨風輕輕擺動,閑繞著香爐上的鳳凰繪飾。但見她愁容滿面拿著羅帶,回首往事只覺仇恨綿綿。

《臨江仙·櫻桃落盡春歸去》注釋

1
櫻桃:初夏時結果實,古代有帝王以櫻桃獻宗廟的傳統。
2
落盡:凋謝之意。
3
翻:翻飛。
4
金粉:婦女裝飾用的鉛粉,這里借指蝴蝶的翅膀。
5
子規:鳥名,即杜鵑鳥的別名。古代傳說失國的蜀帝杜宇,被其臣相所逼,遜位后隱居山中,其魂化為杜鵑。又經常于夜間嗚叫,令人生悲,故古人有“杜鵑啼血”之說。
6
啼月:指子規在夜里啼叫。
7
寂寥:冷冷清清。
8
低迷:模糊不清。
9
閑裊:形容細長柔軟的東西隨風輕輕擺動,這里指香煙繚繞悠閑而緩慢上升的樣子。
10
鳳凰兒:指繡有鳳凰花飾的絲織品。這里指飾有鳳凰圖形的或制成風凰形狀的香爐。
11
持:拿著。
12
羅帶:絲帶。
13
恨依依:形容愁恨綿綿不斷的樣子。

《臨江仙·櫻桃落盡春歸去》賞析

這首詞,巧于用典,頗具特色。此詞用櫻桃事,渾化無跡:若不加深思,但知其以眼前景物寄內心傷感;其實他是化用《禮記》《漢書》天子取櫻桃獻宗廟的典故。用此一典,則眼前景物,不僅結合圍城局勢,且外現主觀情愫,更顯出帝王的身份。表明一個飽學的亡國之君,自被圍直至被俘的過程中所不能忘懷于宗廟的必然心態。用典如此,自無詬病,堪稱典范。

上片主要是寫主人公獨處傷懷,春怨無歸的悵恨、無奈之情。首句由寫景入,點明時間、環境,先營造出了一種春盡無歸的氛圍,暗示著主人公傷春懷憂的情勢,也昭示出全詞的主旨和思路?!暗本涫欠磳?,眼中所見之活潑歡快,更映襯出主人公內心的孤苦無奈。三句“子規啼月小樓西”,有聽覺,有視覺,而且點明時間已是夜半之后,主人公卻依舊難以入眠,顯見是愁思紛擾,怨恨滿心。雖然櫻桃、蝴蝶、杜鵑等都是春夏之交的景物,但其中恐怕亦另有深意。有人說,“櫻桃落盡”和“子規啼月”都是用典,意寓為:“用櫻桃難獻宗廟、杜宇(子規)失國的兩個典故,寫傷逝之情、亡國的預感,用心良深?!保ㄆ讶?、梅龍《南唐二主詞全集》)。分析起來,不失其理。李煜這位南唐后主盡管做得很不稱職,但國勢危亡、百姓罹難這樣的大事他還是心中有數的,只是己無大計、士無良策,雖然終日憂思,但卻無可奈何,所以在這里以典喻今,以思婦喻憂恨,當是不可免的。想必當此圍城之時能作此春怨詞,思婦的哀怨和他本人的愁苦相通是更主要的原因。接下來二句寫內景,時空的轉移依然無法抹去思婦的感傷,所以惆悵不盡,眼中的一切都有了難遣的情懷。

下片起首即是“寂寥”,承上片而來,一腔心事雖未直言而出,但孤苦伶仃之意已躍然紙上。望穿秋水,望斷云橋,“望殘煙草低迷”,具體、形象、生動,把前句的“寂寥”賦予了更鮮活的內容?!盃t香”句是寫暗夜空室的實景,由外轉內,由遠及近,這一轉眼本身就說明了主人公的情迷意亂。而室內的景色還比“門巷”更“寂寥”,“閑裊”襯“空持”,一個孤苦無依、憂思無解的形象已呼之欲出。全詞最后一句當是詞眼,一個“恨”倒貫全篇,其中是否有李煜于亡國之憂中“回首”自己、檢討往昔的寓意,亦未可知。

全詞寫景徐徐道來,寫情卻有突兀之語,全詞意境皆由“恨”生,并由“恨”止。在寫法上是虛實相生、內外結合,時空轉換自然、順暢,筆意靈活,喻象空泛,直抒胸臆卻不失含蓄,柔聲輕訴卻極其哀婉動人。

《臨江仙·櫻桃落盡春歸去》作者: 李煜

李煜
李煜(937-978),初名從嘉,字重光,號鐘隱,南唐中主第六子。徐州人。宋建隆二年(961年)在金陵即位,在位十五年,世稱李后主。他嗣位的時候,南唐已奉宋正朔,茍安于江南一隅。宋開寶七年(974年),宋太祖屢次遣人詔其北上,均辭不去。同年十月,宋兵南下攻金陵。明年十一月城破,后主肉袒出降,被俘到汴京,封違命侯。太宗即位,進封隴西郡公。太平興國三年(978)七夕是他四十二歲生日,宋太宗恨他有「故國…
115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