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

南唐  ·  李煜

人生愁恨何能免,銷魂獨我情何限!故國夢重歸,覺來雙淚垂。

高樓誰與上?長記秋晴望。往事已成空,還如一夢中。

《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》創作背景

《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》是五代南害詞人李煜寫的一首詞。這首詞作于李煜國亡家破,身為囚虜之后,寫對故國難回的傷心。

《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》翻譯

人生愁恨何能免,銷魂獨我情何限!故國夢重歸,覺來雙淚垂。
人生的愁恨怎能免得了?只有我傷心不已悲情無限!我夢見自己重回故國,一覺醒來雙淚垂落。
高樓誰與上?長記秋晴望。往事已成空,還如一夢中。
有誰與我同登高樓?我永遠記得一個晴朗的秋天,在高樓眺望。往事已經成空,就仿佛在夢中一般。

《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》注釋

1
何能:怎能。何,什么時候。
2
免:免去,免除,消除。
3
銷魂:同“消魂”,謂靈魂離開肉體,這里用來形容哀愁到極點,好像魂魄離開了形體。
4
獨我:只有我。
5
何限:即無限。
6
覺來:醒來。覺,睡醒。
7
垂:流而不落之態。
8
誰與:同誰。
9
長記:永遠牢記。
10
秋晴:晴朗的秋天。這里指過去秋游歡快的景象。
11
望:遠望,眺望。
12
還如:仍然好像。還,仍然。

《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》賞析

全詞有感慨,有追憶,有無奈,有悲苦,這一切因其情真意深而感人不淺,同時也因其自然流露而愈顯其曲致婉轉。

上片寫作者感懷亡國的愁恨和夢回故國的痛苦。起首二句由悲嘆、感慨而入,用直白的方式抒發胸中的無限愁恨?!叭松本涫且环N感嘆,也是對生活的一種抽象概括,既是說自己,也是說眾生,其“愁恨”自有一番別樣的滋味,“愁”是自哀,也是自憐,是自己囚居生活的無奈心情:“恨”是自傷,也是自悔,是自己亡國之后的無限追悔。也正因有如此“愁恨”,作者才“銷魂獨我情何限”,而句中“獨我”語氣透切,詞意更進,表現了作者深切體會的一種特殊的悲哀和絕望。第三句“故國夢重歸”是把前兩句關于愁恨的感慨進一步的具體化和個人化。李煜作為亡國之君,自然對自己的故國有不可割舍的情感,所以定會朝思夜想??墒鞘路亲蛉?,人非當年,過去的歡樂和榮華只能在夢中重現,而這種重現帶給作者卻只能是悲愁無限、哀情不已,所以一覺醒來,感慨萬千、雙淚難禁?!坝X來雙淚垂”不僅是故國重游的愁思萬端,而且還有現實情境的孤苦無奈,其中今昔對比,撫今追昔,反差巨大,情緒也更復雜。

下片續寫作者往日成空、人生如夢的感傷和悲哀?!案邩钦l與上”是無人與上,也是高樓無人之意,進一步點明作者的困苦環境和孤獨心情。所謂登高望遠,作者是借登高以遠眺故國、追憶故鄉。故國不可見,即便可見也已不是當年之國,故鄉不可回,此恨此情只能用回憶來寄托。所以作者的一句“長記秋晴望”,實是一種無可奈何的哀鳴?,F實中的無奈總讓人有一種空虛無著落之感,人生的苦痛也總給人一種不堪回首的刺激,作者才有“往事已成空,還如一夢中?!钡母锌?。在現實中,“往事”真的“成空”。但這種現實卻是作者最不愿看到的,他希望這現實同樣是一場夢?!叭缫粔簟辈皇亲髡叩那逍?,而是作者的迷惘,這種迷惘中有太多的無奈,以此作結,突顯全詞的意境。

全詞以“夢”為中心,集中寫“空”,筆意直白,用心摯真。全詞八句,句句如白話入詩,以歌代哭,不事雕琢,用情摯切。全詞有感慨,有追憶,有無奈,有悲苦,這一切因其情真意深而感人不淺,同時也因其自然流露而愈顯其曲致婉轉。

《子夜歌·人生愁恨何能免》作者: 李煜

李煜
李煜(937-978),初名從嘉,字重光,號鐘隱,南唐中主第六子。徐州人。宋建隆二年(961年)在金陵即位,在位十五年,世稱李后主。他嗣位的時候,南唐已奉宋正朔,茍安于江南一隅。宋開寶七年(974年),宋太祖屢次遣人詔其北上,均辭不去。同年十月,宋兵南下攻金陵。明年十一月城破,后主肉袒出降,被俘到汴京,封違命侯。太宗即位,進封隴西郡公。太平興國三年(978)七夕是他四十二歲生日,宋太宗恨他有「故國…
115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