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郎歸·呈鄭王十二弟

南唐  ·  李煜

東風吹水日銜山,春來長是閑。落花狼藉酒闌珊,笙歌醉夢間。佩聲悄,晚妝殘,憑誰整翠鬟?留連光景惜朱顏,黃昏獨倚闌。

《阮郎歸·呈鄭王十二弟》創作背景

關于此詞的創作時間,有人認為是李煜入宋后所作但并無確證。根據《南唐二主詞》題注“呈鄭王十二弟”,這首詞是李煜寫成后贈其弟李從善之作,當是李煜前、中期的作品,其創作時間應與《卻登高文》相同,即作于開寶四年(971年)。

《阮郎歸·呈鄭王十二弟》翻譯

東風吹水日銜山,春來長是閑。落花狼藉酒闌珊,笙歌醉夢間。
春睡醒來,明明知道晚妝已零亂不整,但誰還會去整理梳妝?時光易逝,朱顏易老而無人欣賞,黃昏時候只能獨自倚靠著欄桿。

《阮郎歸·呈鄭王十二弟》注釋

1
日銜山:日落到了山后。包藏的意思。
2
是:《詞譜》中作“自”??偸情e。閑,無事,無聊。
3
狼藉:形容縱橫散亂、亂七八糟的樣子。
4
闌珊:衰落,將盡,殘。
5
笙歌:合笙之歌。笙,管樂器名,用若干根長短不同的簧管制成,用口吹奏。一作“佩聲悄”。佩,即環佩,古人衣帶上佩帶的飾物。
6
悄:聲音低微。
7
晚妝殘:天色已晚,晚妝因醉酒而不整。殘,零亂不整。
8
整翠鬟:整理頭發。翠鬟,女子環形的發式,綠色的發髻。翠,翡翠鳥,羽毛青綠色,尾短,捕食小魚。鬟,古代婦女的一種環形發髻。
9
留連光景:指珍惜時間。留連,留戀而舍不得離開。光景,時光。
10
朱顏:美好紅潤的容顏,這里指青春。
11
獨倚闌:獨自倚靠欄桿。。

《阮郎歸·呈鄭王十二弟》賞析

這是一首寫女子傷春閨怨的詞作。首句“東風吹水”形象生動,但新意不強,與李煜同時代稍早些的馮延巳就有“風乍起,吹皺一池春水”的名句;而“日銜山”則要好得多。雖然“日銜山”與“青山欲銜半邊日”意思相同,同樣都是擬人化的手法,但“山銜日”有日升之意,多用于形容山極高之勢;而“日銜山”則寓日落之意,有夕陽斜照,余暉映山之感。這里不僅點明了傍晚這一時間的概念,而且還暗從主人公細致的觀察和感受中滲透出“閑”的味道。風吹水,日銜山,兩個動詞很精妙。將風過水皺,日墜山巔的情景描寫得十分細膩,形象。這本是每日都在發生的景象, 沒有什么特別,女子卻觀察入微,并如此精準地表達出來,可見其“閑”。因為閑,所以連這每日可見的景色也會細膩入微地觀察,借此打發時間?;蛟S,她已經這樣觀察了一整個春天。落花滿地,酒意闌珊,這就是她每日生活的寫照。除了觀景,醉酒,她沒有別的事可做。因此這閑不是悠閑,而是空虛寂寞的“閑”。于是二句“春來常是閑”就有了更深的寓意。女主人公不僅“閑”,而且“常是閑”自然就是一個寄生的形象了。三、四兩句是女主人公無聊生活的具體化、形象化,“落花狼藉”不僅是春景,而且是女子的內心世界和生活現實的寫照,所以說她醉生夢死其實是不過分的。

下片寫傷春:女子春睡醒來,明知晚妝已殘,卻懶得裝扮,是因為愛人不在身邊,青春無人欣賞。開頭三字另一版本為“佩聲悄”,這是借物寫人,說明女子醉意未消、懶動腰肢,自然有慵倦之意?!巴韸y殘,憑誰整翠鬟”更說明女子無意梳妝、不飾儀容,只因春心無人解,自傷無人知,寫出女子的傷春并非是為他人,而是為自己。結末兩句點明主旨,進一步渲染出女主人公感慨年華逝去,無奈空喚青春的情緒。春光是美好的,朱顏也是,但若無人欣賞,再美也是枉然,其美也就失去了意義?;蛘哒f,越是美好,就越是遺憾。春光與朱顏,是美麗的,也是易逝的。等到“一朝春盡紅顏老”之時,再來欣賞就沒有什么意義了。所以她在獨自倚闌遠眺,等待著愛人歸來。

全詞由大處著眼,至小處落筆,喻象生動、自然,描寫細膩、真實,藝術技巧純熟。但是全詞哀愁太盛,有流于頹廢之嫌,格調是不高的。有人分析這首詞是李煜的中期作品,表現了作者面對強敵、前途未卜時的抑郁頹喪心情,有一定道理。但是就此說這首詞中有對其弟李從善的不滿及責備,恐怕有些言過其旨。最好還是將其視為一首虛指較強的閨怨詞。

《阮郎歸·呈鄭王十二弟》作者: 李煜

李煜
李煜(937-978),初名從嘉,字重光,號鐘隱,南唐中主第六子。徐州人。宋建隆二年(961年)在金陵即位,在位十五年,世稱李后主。他嗣位的時候,南唐已奉宋正朔,茍安于江南一隅。宋開寶七年(974年),宋太祖屢次遣人詔其北上,均辭不去。同年十月,宋兵南下攻金陵。明年十一月城破,后主肉袒出降,被俘到汴京,封違命侯。太宗即位,進封隴西郡公。太平興國三年(978)七夕是他四十二歲生日,宋太宗恨他有「故國…
115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