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·髻子傷春慵更梳

宋代  ·  李清照

髻子傷春慵更梳,晚風庭院落梅初。淡云來往月疏疏。

玉鴨熏爐閑瑞腦,朱櫻斗帳掩流蘇。通犀還解辟寒無?

《浣溪沙·髻子傷春慵更梳》創作背景

此詞依內容來看,反映的是某貴婦傷春無聊的心情,當是李清照年輕時期的作品,但風格與詞人年輕時賦詩鑒古忙忙不可終日不同,故有人認為當存疑。

《浣溪沙·髻子傷春慵更梳》翻譯

髻子傷春慵更梳,晚風庭院落梅初。淡云來往月疏疏。
春天真煩悶啊,連發髻也懶得再梳。晚風吹過庭院,梅花開始凋落塵土。天上飄著淡淡云霞,地上灑滿月影疏疏。
玉鴨熏爐閑瑞腦,朱櫻斗帳掩流蘇。通犀還解辟寒無?
鴨形的玉制香爐里,閑放著瑞腦。櫻紅色的斗帳上方,飄垂著流蘇。早年遺留下來的犀角,還有沒有避寒的好處?

《浣溪沙·髻子傷春慵更梳》注釋

1
玉鴨熏爐:玉制(或白瓷制)的點燃熏香的鴨形香爐。熏爐形狀各式各樣,有麒麟形、獅子形、鴨子形等;質料也有金、黃銅、黃銅、鐵、玉、瓷等不同。
2
瑞腦:一種香料名。
3
朱櫻斗帳:斗帳,覆斗形的帳子。
4
流蘇:指帳子下垂的穗兒,一般用五色羽毛或彩線盤結而成。犀,指犀牛的角。遺,應為“通”之誤。

《浣溪沙·髻子傷春慵更梳》賞析

這是一首反映貴族女子傷春情態的小調。運用正面描寫、反面襯托的手法,著意刻劃出一顆孤寂的心。

上片首句寫人,“髻子傷春慵更梳”似是述事,其實卻是極重要的一句心態描寫:閨中女子被滿懷春愁折磨得無情無緒,只隨意地挽起發髻懶得精心著意去梳理。接下來兩句是寫景,前句“晚風庭院落梅初”中的“初”字用得極工巧,它使得寫景之中又點出了季節時間:習習晚風吹入庭院,正是春寒料峭經冬的寒梅已由盛開到飄零之時。春愁本就撩人,何況又見花落!后句“淡云來往月疏疏”寫淡淡的浮云在空中飄來飄去,天邊的月亮也顯得朦朧遙遠。以“疏疏”狀月,除了給月兒加上月色朦朧、月光疏冷之外,仿佛那還是一彎殘月,它與“淡云”“晚風”“落梅”前后相襯,構成了幽靜中散發著凄清的景象,完全和首句渲染的心境相吻合。上片運用了由人及物、由近及遠、情景相因的寫法,深刻生動。

下片通過富貴華侈生活的描寫,含蓄地反襯傷春女子內心的凄楚。前兩句寫室內陳設極盡華美“玉鴨熏爐閑瑞腦,朱櫻斗帳掩流蘇”:鑲嵌著美玉的鴨形熏爐中,還閑置著珍貴的龍腦香,懶得去點燃熏香??椨兄旒t的櫻桃花色的、覆蓋如斗形的小帳低垂,上面裝飾著五色紛披的絲穗。這里主要寫室內的靜物,但也有心情的透露,如“玉鴨熏爐閑瑞腦”中的一個“閑”字,不就閃現出女主人公因愁苦無緒,連心愛的龍腦香味也懶得聞嗅了嗎!結尾是一個問句“通犀還解避寒無”,句中的“通犀”指能避寒氣的犀角,名“辟寒犀”。句中“還解”的一個“還”字點出了這樣的內容:往昔之時,這只犀角曾盡心盡意地為男女主人布溫驅寒。而今伊人遠去,天各一方,犀角有情也應感傷,你到底還知道抑或忘記了為孤獨的女主人避寒的使命呢?詞人假借向犀角的設問,進一步刻劃詞中人觸物傷情多愁善感的性格,也使句意曲折婉轉、搖曳生姿,好似在微波細紋的水面上,又激打起一圈向周邊漸漸擴展的漣漪。

該篇在寫作技巧上的特點,值得加以強調的當推:煉字維妙,不著雕痕,未畫愁容,愁態畢現。

《浣溪沙·髻子傷春慵更梳》作者: 李清照

李清照
李清照(1081─1155?)號易安居士,濟南(今屬山東)人。父李格非,為元祐后四學士之一,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。崇寧元年(1102),徽宗以紹述神宗為名,任蔡京、趙挺之為左右相,立元祐黨人碑,以司馬光等百二十人為「奸黨」,其父列名黨籍,清照以詩上挺之。崇寧二年(1103),明誠出仕,矢志撰述以訪求、著錄古代金石文字為職志的《金石錄》一書。大觀元年(1107),蔡京復相,挺之卒。蔡京以挺之為元祐大…
153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