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鷓鴣·雙銀杏

宋代  ·  李清照

風韻雍容未甚都,尊前甘橘可為奴。誰憐流落江湖上,玉骨冰肌未肯枯。

誰教并蒂連枝摘,醉后明皇倚太真。居士擘開真有意,要吟風味兩家新。

《瑞鷓鴣·雙銀杏》創作背景

此詞約作于李清照南渡時期,即宋高宗建炎元年(1127)到二年(1128)。當時金人大舉南侵,北宋朝廷崩潰。建炎元年三月,李清照之夫趙明誠因母親死于江寧南下奔喪,八月,起知江寧府,兼江東經制副使。北方局勢愈來愈緊張,李清照著手整理收藏準備南下。李清照押運書籍器物于建炎二年春抵達江寧府,此詞即作在行程中。

《瑞鷓鴣·雙銀杏》翻譯

風韻雍容未甚都,尊前甘橘可為奴。誰憐流落江湖上,玉骨冰肌未肯枯。
風度韻致,儀態雍容,看起來并不十分奢侈華麗,即使如此,而酒尊前的柑桔,還是顯得遜色幾分。流落江湖,有誰憐?有誰惜?玉潔的肌膚,冰清的風骨,依然故我,不肯枯竭。
誰教并蒂連枝摘,醉后明皇倚太真。居士擘開真有意,要吟風味兩家新。
是誰將這并蒂連理果雙雙摘下?恰似那酒醉之后的唐明皇與太真貴妃相擁相依。居士掰開連理果,情真意切,兩人分享,品嘗風味,醇香清新,心心相惜。

《瑞鷓鴣·雙銀杏》注釋

1
都:姣好,美盛。
2
甘橘可為奴:甘橘別稱木奴。
3
玉骨冰?。?/span>清澈高潔。
4
摘:摘下。
5
擘:通“掰”。
6
真有意:情真意切。

《瑞鷓鴣·雙銀杏》賞析

這是一首借物詠情詞。易安居士假雙銀杏之被采摘脫離母體,喻靖康之亂后金兵南渡,自己與丈夫趙明誠一起離鄉背井、避亂南方的顛沛愁懷。

上片開始先詠物以寄興?!帮L韻雍容未甚都,尊前甘桔可為奴”是說:這銀杏的風姿氣韻、整個形體都不很起眼,但是較之樽前黃澄澄的甘桔來說,甘桔卻只堪稱奴婢。這是一種“先聲奪人”的寫法,起不同凡響的效果?!岸肌?,在此作碩大、華美解,“未甚都”是指銀杏作為果類食品,并不以果肉汁多、形體碩大誘人。詞人在此用現成典故與銀杏相比,稱桔“可為奴”,足見作者對銀杏的偏愛。詞人之所以深愛銀杏,未必因為它是珍稀貢品,而是睹物傷情,有所觸發?!罢l憐流落江湖上,玉肌冰骨未肯枯”兩句便作了極好的解答:這枝雙蒂銀杏被人采下,永離高大茂密的樹干,成為人們的盤中之果,采摘的人自然不會憐它,那么有誰憐它呢?看到它那圓渾、潔白雖離枝而不肯枯萎的形狀,激起了詞人的無限憐愛與自傷。這兩句是吟物而不拘泥于物,與其說是在寫銀杏,毋寧說是借雙銀杏在直接寫流落異地的自家夫妻?!坝窦”恰币辉~,意在突出一種高尚的人品道德與不同流合污的民族氣節;“未肯枯”則是表示堅持自身的理想追求,不為惡劣環境所屈服;這些都是士大夫、文人所崇尚的自尊自強之志。

下片首句“誰教并蒂連枝摘”是實寫句,接下來“醉后明皇倚太真“則是一個聯想句,一實一虛,有明有暗。這兩顆對生銀杏,因摘果人的手下留情,所以便保持了并蒂完樸的美好形象,其兩相依偎、親密無間的形態,恰似“玉樓宴罷”醉意纏綿的楊玉環與李隆基。唐明皇與楊玉環這是一對世人共許的“在天愿作比翼鳥,在地愿為連理枝”的情侶,他們的名字也幾化為純真愛情的象征。這兩句點出了銀杏雖被摘而尚并蒂,正如易安夫婦雖流落異地而兩情相依。這當是不幸之中足以欣慰之事。結尾句“居士擘開真有意,要吟風味兩家新”的妙處在于使用諧聲字:易安居士親手將兩枚潔白鮮亮的銀杏掰開,夫妻二人一人一顆,情真意切。要吟頌它的滋味如何,是否清純香美,這卻深深地蘊藏在兩人的心底?!皟杉倚隆钡摹靶隆弊?,在這里顯然是取其諧音“心”。

此詞采用擬人手法,將雙銀杏比作玉潔冰清、永葆氣節的賢士,比作患難與共、不離不分的戀人,貼切深刻;尾句使用諧音手法,不僅略帶詼諧而且起脫俗之效。

《瑞鷓鴣·雙銀杏》作者: 李清照

李清照
李清照(1081─1155?)號易安居士,濟南(今屬山東)人。父李格非,為元祐后四學士之一,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。崇寧元年(1102),徽宗以紹述神宗為名,任蔡京、趙挺之為左右相,立元祐黨人碑,以司馬光等百二十人為「奸黨」,其父列名黨籍,清照以詩上挺之。崇寧二年(1103),明誠出仕,矢志撰述以訪求、著錄古代金石文字為職志的《金石錄》一書。大觀元年(1107),蔡京復相,挺之卒。蔡京以挺之為元祐大…
153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