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雨嘆三首

唐代  ·  杜甫

雨中百草秋爛死,階下決明顏色鮮。

著葉滿枝翠羽蓋,開花無數黃金錢。

涼風蕭蕭吹汝急,恐汝后時難獨立。

堂上書生空白頭,臨風三嗅馨香泣。

闌風長雨秋紛紛,四海八荒同一云。

去馬來牛不復辨,濁涇清渭何當分?

禾頭生耳黍穗黑,農夫田婦無消息。

城中斗米換衾禂,相許寧論兩相值?

長安布衣誰比數?反鎖衡門守環堵。

老夫不出長蓬蒿,稚子無憂走風雨。

雨聲颼颼催早寒,胡雁翅濕高飛難。

秋來未曾見白日,泥污后土何時干?

《秋雨嘆三首》創作背景

《秋雨嘆》組詩共三首,作于公元754年(唐玄宗天寶十三載)。那一年秋天,下了六十多天雨莊稼歉收,糧食匱乏,房屋毀壞,民不聊生。當朝宰相楊國忠卻找來個別長得好的禾苗向唐玄宗報告說:“雨雖多,不害稼也?!倍鸥戇@三首詩,形象地描述了當時的情景。

《秋雨嘆三首》翻譯

其一
雨中百草秋爛死,階下決明顏色鮮。
秋雨連綿百草爛死,臺階下的決明卻顏色正鮮。
著葉滿枝翠羽蓋,開花無數黃金錢。
滿枝的葉子像翠羽傘蓋,無數的花朵黃金錢。
涼風蕭蕭吹汝急,恐汝后時難獨立。
蕭蕭的涼風急迫地吹著你,恐怕你日后難以自立。
堂上書生空白頭,臨風三嗅馨香泣。
堂上的我徒然滿頭白發,風前頻嗅你的馨香為你傷心落淚。
其二
闌風長雨秋紛紛,四海八荒同一云。
涼風過后雨又下起,秋風秋雨亂紛紛,四海八荒籠罩著一色的陰云。
去馬來牛不復辨,濁涇清渭何當分?
雨幕茫茫辨不出來牛和去馬,渾濁的涇水與清澈的渭水也混淆難分。
禾頭生耳黍穗黑,農夫田婦無消息。
谷穗生了芽子黍穗霉爛變黑,農民的災情卻傳不到朝廷。
城中斗米換衾禂,相許寧論兩相值?
域中斗米可換得一床被褥,只要雙方認可就不計二者價值是否相同。
其三
長安布衣誰比數?反鎖衡門守環堵。
我這困居長安的書生有誰關心過死活?反鎖著柴門孤零地守著四面墻。
老夫不出長蓬蒿,稚子無憂走風雨。
久雨不能出門,致使院里長滿蓬蒿;小兒不知憂愁,在風雨中戲耍奔跑。
雨聲颼颼催早寒,胡雁翅濕高飛難。
颼颼的雨聲催促寒季到來早,到來的大雁翅膀沾濕難飛高。
秋來未曾見白日,泥污后土何時干?
入秋以來未曾見過出太陽,泥污的大地何時才能干透了。

《秋雨嘆三首》注釋

1
決明:夏初生苗,七月開黃花??勺魉幉?,功能明目,故叫決明。
2
后時:謂日后歲暮天寒。
3
闌風長雨:一作“闌風伏雨”,一作“東風細雨”。
4
四海:一作“萬里”。
5
禾頭:一作“木頭”。
6
田婦:一作“田父”。
7
換衾禂:一作“抱衾裯”。
8
衡門:以橫木作門,貧者之居。
9
環堵:只有四堵墻。
10
未曾:一作“未省”。
11
后土:大地。一作“厚土”。

《秋雨嘆三首》賞析

第一首,“雨中百草秋爛死”,秋雨將一切生命都摧殘了。秋日殺,萬物凋而百感集,古有“悲秋”者悲秋之蕭瑟,“病秋”者病秋之隱淪,“驚秋”者驚韶華逝而年歲晏之速。少陵于此首亦融悲、病、驚,傷物殘而嘆自身老大難有成。新的季節緩緩滲透彌漫并取代舊的季節,詩的境界中季節卻若聞鼓而起,鳴金而息,皆是突至突離。而秋日就如主刑殺的神,化片烏云持鐮刀拂過這世界,在濕潤和清冷中將一切帶走?!坝曛邪俨萸餇€死”,仿佛秋光眩暈,零雨其濛,頓時熄滅世上一切生機,而“階下決明顏色鮮”,此句的急轉令讀者仿佛忽見秋雨昏晝中一星微光,決明在雨水中顏色光鮮,居于自己青春的光景,天真地向季節的刀刃炫耀著初生的花葉?!爸~滿枝翠羽蓋,開花無數黃金錢?!贝溆鹕w是富家華美的裝飾,黃金錢更是富貴的象征,然而這不過出自小植物微弱的生命,只是瞬息的現象。越是鮮艷亮澤的顏色越是難久長而令人嘆惋,仿佛擁有了潤澤美好的形象,也就同時擁有了秋天的詛咒,小植物便終究是小植物,在秋風中無助地凋零,甚至來不及嘆息,故言“涼風蕭蕭吹汝急,恐汝后時難獨立?!敝链颂帥Q明之悲漸伏,而自身之悲漸起,決明之生命正如書生之生命,于人世昏暗之時獨居內心一隅,經營超然的詩書,而詩書文字之美,意象之璀璨,亦若“著葉滿枝翠羽蓋,開花無數黃金錢”,在紙上無比煊赫?!疤蒙蠒瞻最^”:“書生”是青春朝氣的稱名,也是受人敬仰的身份,然若所讀書終未能轉為功名或入世之資本,“書生”便只代表了迂腐與弱勢,在吳敬梓的小說中受人譏笑老死書齋,“堂上”這一溢著書香的地點也便成了隔絕、閉塞、無能于外界的象征。而“白頭”也只“空”,昔年的寒窗苦,去歲的俊逸詩,皆隨頭發的白色化作一片虛無。

第二首中,秋日的昏昏之咒由內心向外界彌漫開去,秋風灑落,而秋雨卻繁膩不絕,紛紛若世之喧囂,縹緲如病中囈語?!瓣@風伏雨秋紛紛,四海八荒同一云”:整個世界都蟄伏在一片烏云之下,齊奏著同樣頹然、絕望的主題,人生如飛蓬,此時亦無路?!叭ヱR來牛不復辨,濁涇清渭何當分”,世界如此渾濁,物皆不辨,道者無存。古者天人交感,涇渭水之清濁不辨,應是射人世之道理毀,倫理亂也。若孔子無奈傷獲麟,涇渭不辨亦是不安的征兆,帶來令儒者窒息的迷陣。

“禾頭生耳黍穗黑,農婦田父無消息”,“禾頭生耳”乃言雨中禾葉卷,如耳之形,卻亦言為天下之本、黎民口糧之禾的頹喪脆弱,禾頭生耳,傾聽世上的嗚咽而無策。而農婦田父之音亦隱淪雨中,根基之沒,國難久持?!叭ヱR來牛不復辨,濁涇清渭何當分”言世之目盲,“禾頭生耳黍穗黑,農婦田父無消息”言世之聾啞,然世之風雨如晦,亦非皆由一人而起?!俺侵卸访讚Q衾裯”,實已非斗米、衾裯的價值問題,而是道之毀的哲學問題。世之失道,國之本失其位,民苦,賢哲居陋巷而佞者塞廟堂。少陵以此市井物價之疑問,抒苦道隱之惶然,亦嘆現實自身命運之不甘矣。

第三首又從廣闊的外界回到自己的斗室,“長安布衣誰比數”,少陵多有自稱“布衣”“野老”之辭,實不甘也。而“長安”亦不過客居之地,“反鎖衡門守環堵”亦是絕望之舉,路窮則獨守一隅,實也不過是暫時的避世,避開內心糾結無解的困愕。將煩憂鎖在門外茫茫世界,門內的心還念念不忘欲與其匯合?!袄戏虿怀鲩L蓬蒿”,相比隱居的寂寥,更多是郁郁不平與刻意求靜的痛苦。風雨中無憂無慮奔跑嬉戲的孩子卻給詩中添了新鮮的顏色:“稚子無憂走風雨”。同時也帶來更多的不確定,給人以悠長的憂慮:如此單純的孩子未來能承受多重的陰霾很難說?!坝曷曪`颼催早寒,胡雁翅濕高飛難”,外界溢入的雨聲和寒意又喚起心中恒久的幽靈,欲“奮翅起高飛”而復深覺身居此困厄、混沌之世。無奈而于末尾作楚吟:“秋來未曾見白日,泥污后土何時干”。

《秋雨嘆三首》發揮了樂府詩的傳統,并有所創新,少陵以秋雨嘆自命新題以抒寫之。這三首詩寫雨中感慨,憂己憂民,嘆惋至深,體現了杜詩“關心民,忠君愛同”的儒家濟世情懷。此詩以時事作樂府反映杜詩“以詩證史”的“詩史”精神。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?

《秋雨嘆三首》作者: 杜甫

杜甫
杜甫(712-770),字子美,祖籍河南鞏縣。祖父杜審言是唐初著名詩人。青年時期,他曾游歷過今江蘇、浙江、河北、山東一帶,并兩次會見李白,兩人結下深厚的友誼。唐玄宗天寶五年(746),杜甫來到長安,第二年他參加了由唐玄宗下詔的應試,由于奸臣李林甫從中作梗,全體應試者無一人錄取。從此進取無門,生活貧困。直到天寶十四年(755),才得到「右衛率府胄曹參軍」一職,負責看管兵甲倉庫。同年,安史之亂爆發,此…
1339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