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江南·閑夢遠

南唐  ·  李煜

閑夢遠,南國正芳春。船上管弦江面淥,滿城飛絮輥輕塵。忙殺看花人!

閑夢遠,南國正清秋。千里江山寒色遠,蘆花深處泊孤舟,笛在月明樓。

《望江南·閑夢遠》創作背景

開寶八年(975年),宋軍攻破金陵,李煜被迫降宋,被俘至汴京(今開封),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、違命侯。詞人通過此詞表達了對故國清幽自在的情境和人物的追慕之情。

《望江南·閑夢遠》翻譯

閑夢遠,南國正芳春。船上管弦江面淥,滿城飛絮輥輕塵。忙殺看花人!
閑夢悠遠,南國春光正好。船上管弦聲不絕于耳,江水一片碧綠,滿城柳絮紛飛,淡淡塵煙滾滾,忙壞了看花的人們。
閑夢遠,南國正清秋。千里江山寒色遠,蘆花深處泊孤舟,笛在月明樓。
閑夢悠遠,南唐故國正值秋高氣爽的清秋。遼闊無際的江山籠罩著一片淡淡的秋色,美麗的蘆花深處橫著一葉孤舟,悠揚的笛聲回蕩在灑滿月光的高樓。

《望江南·閑夢遠》注釋

1
閑夢遠:閑,指囚禁中百無聊賴的生活和心情。夢遠,指夢見遙遠的地方,也指夢長。
2
南國:一般指長江以南的廣大地區,這里指南唐國土。
3
正芳春:正是春光明媚的時候。芳春,美好的春天。
4
管弦:管樂器與弦樂器,也泛指樂器,這里指各種樂器共同演奏。
5
江面淥:指春天里江水明徹而泛綠色。淥,也作“綠”,水清徹的樣子。
6
飛絮:飛揚的柳絮。
7
輥:有本作“滾”,翻滾,滾動,轉動。
8
輕塵:指車馬過后揚起的塵土。
9
忙殺:猶言忙死。殺,同“煞”,形容極甚。忙殺,《花草粹編》《全唐詩》等本作“愁殺”。
10
清秋:天高氣爽的秋天,指深秋。
11
寒色:指自然景物在寒冷時節的顏色,即秋色。
12
蘆花:蘆葦花絮。
13
泊:停泊,停放。
14
笛在月明樓:全句意謂笛聲發自于月光照耀下的高樓。月光明照。

《望江南·閑夢遠》賞析

這兩首同調的詞,描繪了兩幅江南美景。全詞以“閑夢”起,以秋意收,用凄寒冷寂的秋景直抒作者孤苦懷思的悲情,贅筆不多而氣氛濃郁,未見雕琢而含蘊深遠,描摹生動,筆筆見情,足見才力。

第一首寫春景。

“閑夢遠,南國正芳春?!备爬▽懗鰪V大的江南地區,正是春暖花開的美好季節。春之名“芳”,使人如見百媚千嬌的花容,如聞馥郁的花香?!按瞎芟医鏈O,滿城飛絮輥輕塵。忙殺看花人!”詞人從三方面具體描寫了這“芳春”美景。首先是春風拂面、水波蕩漾的春江?!按瞎芟医鏈O”的“江”,當是流經南京城的長江支流秦淮河。春滿金陵,石城生輝,秦淮河上綠波蕩漾,畫船游舫,來往穿梭,船上絲竹相和,飛揚出舷的樂聲飄蕩于水波之上,動人心魄。這里,詞人僅在一句之中,就把有形之物、無形之聲和鮮明之色集合調配繪制成一幅水上音樂會的畫圖。句末的“淥”,乃是春天的顏色,是生命力的象征,它既寫水色,亦狀春色。它與“春風又綠江南岸”中的“綠”字一樣,一下就將生機勃勃的江南春色概括無余。其次,詞人又把目光轉向陸地,抓住春風楊柳、飛絮滿城的典型景色,進一步寫出江南春景之美?!皾M城飛絮輥輕塵”,是實景的形象描寫,同時還是對春風的暗寫。詞人并未直接寫春風,但從那一“飛”一“滾”之中,卻已使人覺得撲面的春風是無所不在了?!拜p塵”翻滾,除春風吹拂的自然因素外,更主要的是人為的因素造成的。春色美好,人人皆欲觀賞,游人多了,自然也就踐起輕塵滾滾,故“滾輕塵”乃借物寫人,說明游人之多。只有這樣,才能與下面的描寫自然地銜接起來?!懊⒖椿ㄈ恕保捍菏前倩ㄊ㈤_之時,觀賞眾芳,確是賞心悅目的快事,所以,寫春是很難不寫花的;但詞人卻不直接寫群花如何美麗動人,而只說把看花人“忙殺”了。一個“忙殺”,則百花之美,看花人興致之高,人之多,場面之大,盡在其中。?

第二首寫秋色。

“閑夢遠,南國正清秋?!痹~人筆下的江南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,其總的特色是一個“清”字?!扒濉?,兼有清澈明朗和清爽涼快之意,它概括出秋天的景色和氣候兩方面的特點。正因為“清”,詞人才能將這秋景(無論是近、中、遠景)看個清清楚楚,也才能將這秋景生動地描繪出來?!扒Ю锝胶h,蘆花深處泊孤舟,笛在月明樓?!痹诳偫ㄇ锷扒濉焙?,接著,也是從三方面對之加以具體描寫。首先是遠景,詞人從大處著墨,給“千里江山”敷上一層“寒色”,勾畫出一幅江山秋晚圖。所謂“寒色”,乃清冷之色?!昂迸c“清”,其義是可以合二而一的?!昂h”的“遠”,既說明是遠景,又是對千里江山皆寒色的一個模糊的數的量度,它還與“閑夢遠”的“遠”在內容上有內在的聯系,即以在一片“寒色”掩映之下的“千里江山”之“遠”,來說明“閑夢”之“遠”。其次是中景?!疤J花深處泊孤舟”,既是寫自然景物,也是寫人的活動?!爸邸敝^“孤”,除從數量上指舟乃獨木一葉外,也暗點出舟中人的孤獨,使人想象出其身世之漂泊凄苦,心情的酸楚悲涼;如再看這“孤舟”乃泊于蘆花深處,則其孤獨、凄苦,就更是可想而知了。它在情調上與前面的“清”“寒”是完全一致的?!暗言谠旅鳂恰?,是說秋月當空,銀光如瀉,高樓之上,笛聲忽起,那悠揚的笛聲,忽高忽低,時斷時續,它說明吹笛人的心靈在顫動,聽笛人的心潮在激蕩。古代詩人,大都以笛聲寫離別之思,表哀怨之情,故向秀思舊,有感于鄰人吹笛之發聲嘹亮,嘆而賦日:“聽鳴笛之慷慨兮,妙聲絕而復尋。詞人在這里所表達的也是一種思念故國的眷戀難舍之情。不過,它不像前面那樣是由“清…寒…孤”等字予以點出,而是隱含于笛聲之中。我們只有明白了這一點,才算把握住了此句內容的實質。?

總之,這兩首詞的寫法是基本相同的,即都是先對景色的特點作總的概括,然后再從三個不同方面加以具體描寫;所不同者,是它們的色調和情調,即前者色暖,后者色寒,前者歡快,后者凄清,由此造成的意境也有所不同。

《望江南·閑夢遠》作者: 李煜

李煜
李煜(937-978),初名從嘉,字重光,號鐘隱,南唐中主第六子。徐州人。宋建隆二年(961年)在金陵即位,在位十五年,世稱李后主。他嗣位的時候,南唐已奉宋正朔,茍安于江南一隅。宋開寶七年(974年),宋太祖屢次遣人詔其北上,均辭不去。同年十月,宋兵南下攻金陵。明年十一月城破,后主肉袒出降,被俘到汴京,封違命侯。太宗即位,進封隴西郡公。太平興國三年(978)七夕是他四十二歲生日,宋太宗恨他有「故國…
115首詩詞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