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鶴清晨出,山精白日藏。

野鶴清晨出,山精白日藏的意思:

——石林鄰近蟠龍水晶宮,方圓百里,茫茫蒼蒼。

野鶴清晨出,山精白日藏出自哪首詩?

——出自唐詩人杜甫的《陪鄭廣文游何將軍山林》。

陪鄭廣文游何將軍山林全詩賞析

不識南塘路,今知第五橋。名園依綠水,野竹上青霄。谷口園相得,濠梁同見招。平生為幽興,未惜馬蹄遙。百頃風潭上,千章夏木清。卑枝低結子,接葉暗巢鶯。鮮鯽銀絲膾,香芹碧澗羹。翻疑柁樓底,晚飯越中行。萬里戎王子,何年別月支?異花開絕域,滋蔓匝清池。漢使徒空到,神農竟不知。露翻兼雨打,開坼漸離披。旁舍連高竹,疏籬帶晚花。碾渦深沒馬,藤蔓曲藏蛇。詞賦工無益,山林跡未賒。盡捻書籍賣,來問爾東家。剩水滄江破,殘山碣石開。綠垂風折筍,紅綻雨肥梅。銀甲彈箏用,金魚換酒來。興移無灑掃,隨意坐莓苔。風磴吹陰雪,云門吼瀑泉。酒醒思臥簟,衣冷欲裝綿。野老來看客,河魚不取錢。只疑淳樸處,自有一山川。棘樹寒云色,茵蔯春藕香。脆添生菜美,陰益食單涼。野鶴清晨出,山精白日藏。石林蟠水府,百里獨蒼蒼。憶過楊柳渚,走馬定昆池。醉把青荷葉,狂遺白接瞝。刺船思郢客,解水乞吳兒。坐對秦山晚,江湖興頗隨。床上書連屋,階前樹拂云。將軍不好武,稚子總能文。醒酒微風入,聽詩靜夜分。絺衣掛蘿薜,涼月白紛紛。幽意忽不愜,歸期無奈何。出門流水住,回首白云多。自笑燈前舞,誰憐醉後歌。只應與朋好,風雨亦來過。

此組詩共十章,當作于公元753年(唐玄宗天寶十二年)初夏,當時杜甫與廣文館博士鄭虔同游何將軍山林,故作此組詩。以下是仇兆鰲《杜詩詳注》對組詩各章的評析。

首章領起,乃未至而遙望之詞。上四,何氏山林。下四,陪鄭同游。自塘至橋,橋畔有園,園中有竹,層次如畫。谷口,指鄭。濠梁,指何。趙汸曰:何于鄭為園交,因而并招及己,但以素有山林幽意,故作此游,非輕赴人招也,說得曲折微婉?!抖乓堋纺┠橛呐d,為十首之綱。

二章,志林中景物之勝。首二為綱,三四承夏木,五六承風潭。末乃觸景而念昔游。風潭覆以夏木,見其蕭森可愛。朱鶴齡注:卑枝接葉二句,古人所謂疊韻詩。食有芹卿,乃初到而留飲,末云晚飯,蓋至暮而留宿矣。

三章,記林間花卉之奇。首記花名,次記花種。五六承異花,見其可貴。七八承滋蔓,憐其易謝。張騫不攜此種,故曰空到?!侗静荨犯ポd其名,故曰不知?!抖乓堋烽_拆,頂露翻。離披,頂雨打。

四章,羨林傍幽僻之致。上四寫景,下四敘情,上四以整煉為工,下四以蕭疏見致,俱有章法。沒馬是實事,藏蛇是想像?!抖乓堋罚汗I賦不售,故欲賣書買宅,乃憤激之詞。此云晚花,七章言清晨白日,見其次第。

五章,見山林景物,而喜逢豪飲,在四句分截。言此間穿池壘石,特大地中剩水殘山耳,其勢之雄闊,足以破滄江而開碣石。烹筍摘梅,園中佳品。彈箏換酒,將軍豪興。故復移席苔前,以享其用意之殷勤。申涵光曰:起語近纖,五六太板。

六章,狀山林高寒,而美其淳樸,亦四句分截。風磴而吹陰雪者,乃云門之吼瀑泉也,以下句解上句。蓋夏本無雪,飛瀑遙濺,乍疑是雪耳。酒醒方思臥簟,而衣冷反欲裝綿,言夏日陰森也。野老看客,饋以河魚,即此見風土淳樸,與他處不同。

七章,記山林物產,而嘆其景幽,亦四句分截。茵蔯之脆,得生菜而加美。栜樹之陰,展食單而倍涼。次聯分頂,野鶴晨出,言其超曠,山精晝藏,言其深邃。百里之內,獨見蒼蒼,甚言石林之高聳,非謂何林有百里也。此云晨日,下二章言晚、言夜,次第又相聯絡。

八章,因水府而旁記游跡。上四實景,下四虛摹。山林勝游,留連累日,故柳渚昆池,亦皆經過。折荷脫巾,醉時狂態。刺船解水,走馬而思泛舟也。

九章,宿何園而記其韻事。上四見主人儒雅,下四言夜景清幽。首句屬賦,起不好武。次句屬比,起總能文。

十章總結,乃出門以后情事。首二惜別之情,三四別后之景,五六回憶前事,七八豫訂重游。幽意不愜,為迫于歸期耳,兩句起勢突兀。舞曰自笑,歌曰誰憐,無復林中豪興矣,故須再過以慰寂寥。朋好,指鄭廣文。錢謙益曰:八句之內,勢變多端,尺寸之間,移形換步,正所謂“波瀾獨老成”也,杜老不容易放筆如此。

野鶴清晨出,山精白日藏作者:

杜甫
杜甫(712-770),字子美,祖籍河南鞏縣。祖父杜審言是唐初著名詩人。青年時期,他曾游歷過今江蘇、浙江、河北、山東一帶,并兩次會見李白,兩人結下深厚的友誼。唐玄宗天寶五年(746),杜甫來到長安,第二年他參加了由唐玄宗下詔的應試,由于奸臣李林甫從中作梗,全體應試者無一人錄取。從此進取無門,生活貧困。直到天寶十四年(755),才得到「右衛率府胄曹參軍」一職,負責看管兵甲倉庫。同年,安史之亂爆發,此…
? 上一句
下一句 ?

相似名句
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