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心及牧童,世事問樵客。

道心及牧童,世事問樵客的意思:

——禪心也讓牧童變得寧靜,人世事只好問上山樵翁。

道心及牧童,世事問樵客出自哪首詩?

——出自唐詩人王維的《藍田山石門精舍》。

藍田山石門精舍全詩賞析

落日山水好,漾舟信歸風。探奇不覺遠,因以緣源窮。 遙愛云木秀,初疑路不同。安知清流轉,偶與前山通。 舍舟理輕策,果然愜所適。老僧四五人,逍遙蔭松柏。 朝梵林未曙,夜禪山更寂。道心及牧童,世事問樵客。 暝宿長林下,焚香臥瑤席。澗芳襲人衣,山月映石壁。 再尋畏迷誤,明發更登歷。笑謝桃源人,花紅復來覿。

這是一首紀游詩,描寫游藍田山石門精舍(佛寺)的經過。作于詩人晚年隱居藍田山中的輞川別墅時。

這首詩一起筆就透出詩人特別輕松、快適?!奥淙丈剿?,漾舟信歸風?!卑頃r分,駕著輕舟,任憑晚風吹蕩,令人感到愜意。這兩句是詩人內心感受的自然流露?!奥淙丈剿谩?,“好”這個普通而又概括的字面最能表現此時觸景而生的豐富感受。

這樣的景致,這樣的情致,自然是:“玩奇不覺信,因以緣源窮?!辈恢挥X間,小船蕩到了水的源頭??梢韵胂?,一路上勝景有多少,詩人的興致有多高。

“遙愛云木秀,初疑路不同?!薄霸颇拘恪敝甘T精舍所在,它遙遙在望,叫人感到興奮。舟行至此似乎到頭了,又使人疑惑沿這條水路接近不了它,未免令人焦急?!鞍仓辶鬓D,偶與前山通?!闭l知水流一轉,發現源頭未盡,正通向前山。這意外的發現,又叫人多么欣喜。如果說,前面所寫是平中見“奇”,這里所寫就是曲徑通幽了,這就是舟行的無窮樂趣。如果只是平奇而無曲幽,興趣就不會如此盎然了。

“果然愜所適”與“初疑”呼應,游山興趣繼續在增強著。到達山寺后見到:“老僧四五人,逍遙蔭松柏?!鄙姴欢?,且在松柏下逍遙,環境顯得清靜而不枯寂;“朝梵林未曙,夜禪山更寂?!边@里是寫僧人日常功課。僧人起早貪黑地參禪、誦經,但在詩人看來,這些方外人生活并不枯燥,自敬其事,自得其樂,精神世界充實得很呢。

道心及牧童,世事問樵客?!币皇侵高@些僧人修行很高,佛法感化了牧童;二是說這里和平寧靜,幾乎與外界不相交通,“問樵客”是很偶然的事。聯系結尾的“桃源人”,詩中所寫似乎有桃花源生活的影子。桃源人避世而居,那里也有忙碌而有秩序的勞動生活?!笆朗聠栭钥汀迸c桃源人向武陵漁人打聽外界情況也相似,這里只是將“漁人”換成“樵客”,甚至詩人在這里就是自比樵客(僧眾向他打聽外事),把自己編入桃花源故事中,這又是多么有趣啊??磥砩钌桨l現的既是一片凈土,又是一片樂土,這叫他更愜意了。

最后八句寫“暝宿”和“明發”。夜晚睡在這里也十分可意:高林籠罩,床席象美玉一般潔凈清涼,室內焚燃的是寺中特有的香料,窗外飄來的是野花的清香,濃淡相間,山月初露,輝光搖曳,這又顯得多么清幽。早晨離開時他擔心再來尋覓此地會迷路,出發之前他又到各處登覽了一番,要把這里的山徑水道牢牢記住。出發時“笑謝桃源人”,說花紅時再來拜訪他們?!靶χx”透出他的滿足,也表現與山僧的情誼?!盎t”又暗示此游正是桃紅柳綠的時節,前面寫“山水好”、“云木秀”就有了具體色彩,而又與“桃花源”聯系起來,可見一路是花明柳暗,怪不得游興是那般高了。

全詩二十四句,八句一層,“依次寫來,妙有步驟”(王文濡語),語句自然清新,而又蘊含著豐富的情味。同代人殷璠在《河岳英靈集》中評論說:“維詩詞秀調雅,意新理愜,在泉為珠,著壁成繪,一句一字,皆出常境?!边€特別例舉了這首詩“落日山水好,漾舟信歸風”、“澗芳襲人衣,山月映石壁”等句,足見對此詩的愛賞。

道心及牧童,世事問樵客作者:

王維
王維(701─761),字摩詰,祖籍太原祁(今山西祁縣)。九歲知屬辭,十九歲應京兆府試點了頭名,二十一歲(開元九年)中進士。任大樂丞。但不久即因伶人越規表演黃獅子舞被貶為濟州(在今山東境內)司功參軍。宰相張九齡執政時,王維被提拔為右拾遺,轉監察御史。李林甫上臺后,王維曾一度出任涼州河西節度使判官,二年后回京,不久又被派往湖北襄陽去主持考試工作。天寶年間,王維在終南山和輞川過著亦官亦隱的生活。公元七…
? 上一句
下一句 ?

相似名句

国产精品一级无码免费播放